灼蓁

20170817
大孙生快

归途

归途

ooc

人物属于虫爹,瞎扯属于我

还是BE

  过去,方小少爷在北平遇见不知来处的王先生;现在,方老先生流浪着回忆不知去向的王先生。

  

  方先生噔噔噔下楼来,在门口晃悠悠地游荡着把自己安置在一把破藤椅里,又探头探脑地瞅瞅外头的天色,脸上带着几乎成为曾经的狡黠神情。

  

  刚下过一场雨,水泥路尚且没来得及干透。逼仄的空间让这个他乡的偏僻角落都显得格外潮湿。天上虚虚地浮着闪耀的大片脏兮兮的云,此情此景落在方先生眼里,有点像是谁家晒出来的灰色床单。这个天象,据说是有特殊寓意的。是怎样的特殊寓意呢?方先生挠挠脑袋想答案,未果。

  

  方先生看天气有个惯例,总是要...

事情的转机发生在徐淑初二下学期的期中考后。

学生时代最招人反感的无非是作业考试和家长会吧。至少,徐函和徐淑是这么认为的。徐淑知道徐函讨厌家长会时,不可抑制地想,真好啊,还有一个共同点。

——好比那时候的她,卑微得讨人嫌弃。

徐函成绩下滑,这是她早已从上届的学姐那里听说的。那个学姐和徐函并不同班,对于徐函成绩了解的那么清楚只能归功于徐函逆天的天赋。念及此,对儿子不管不问的徐函父母也无奈参加了第一次家长会。

那天徐淑作为一个普通的学生,走了走常规就放了学,和父母在校园里散步。于是走着走着,就碰到了黑着脸的徐函父亲。

徐淑的父亲递了一根烟过去。中华牌。

这个细节不知为什么总在徐淑脑海中重...

记忆瞬间涌现。当年初一的徐淑重新见到了徐函。当时徐函就是照片里的模样,笑得很好看,很天真。从小的娃娃脸是他看起来总是比实际小一些。当时,徐函于徐淑而言是青梅竹马型的依赖吧。正巧她也姓徐,大家都以为他们是兄妹。实际上并非如此。他们两家做过邻居,同住在城郊的小巷。在徐淑的记忆里,徐函是个爱笑的小孩子,笑颜干净清澈

——一如那年秋天照的他们暖融融的阳光。

因为拆迁,他们说了再见。当时年幼,她回忆徐函的模样,感觉就如同太阳透过树叶影子密密匝匝的重迭光斑。扬起的尘在丝丝缕缕的光线里,漫天游离,从指尖溜走。只剩下徐淑望着缓缓漫步的尘,胸腔里气体被强行抽离,眼前有点儿黑,头有点儿晕。

徐函依旧符合大哥...

反派【没错还有】

一本本扫过去,被其中一本吸引住了。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大学毕业生而已,与万千被刷下来的应聘者一样。徐淑又翻了几页,习惯性地揉揉太阳穴,这个人,是谁呢。

因为某些原因,简历只有编号没有名字,饶是记忆力好如徐淑,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此,人姓甚名谁,性味缺缺地又看了两眼随意地放在一边。编号2534,恩,记住了。

冲秘书点点头,示意她看过了,秘书于是把一张表格递给徐淑。大致意思就是录取谁谁谁的样子,她签了名,重新给秘书盖章。秘书抱起文件离开办公室,末了通知一句:“经理,下周一新员工大会,上午十点,会议室。”她点点头:“谢谢。”


和文字是一样的哈哈。【词】【原创】名字就叫反派

【淩少】

反派

讲台上你斜倚着发呆

目光落在三组第二排

桌面上摊着等量替代

撑着头二四六九的猜


你叫了谁一声小小乖

装作没听出你的信赖

你告诉我是不是输在

那一句绝对不用依赖


也许在你心里已经是个反派

然而只是一个位置我却舍不得离开

宁愿在你心里做个反派

毕竟那是你不懂的期待...

© 灼蓁 | Powered by LOFTER